Twist & H/B/R

Heart/Beat/Rate

Heart/Beat/Rate 01

# rate as Mike Stamford

身材挺拔的站務員解釋道:他在這裡工作一輩子了,沒有什麼他沒見過的玩意,但你並不想知道這些,你只是來尋回你遺失的物品。來吧。它們可能在這道門的後頭、也有可能不是。我們總是得試試不是嗎?


史丹佛隨著站務員進入門內,那是這座百年車站積年累月下來的遺失物,史丹佛不經意的用手帕掩住口鼻,那空氣中的陳腐氣味可能會引發他的先天性氣喘,一蹬腳的跳過半倒塌的淘汰扶手椅,放棄持續運動果然是個壞主意,麥克邊輕喘著想,『它可能會在這一個區域,可能也不在。』麥克討厭這個人的說法,對麥克來說,事情只有絕對的一而沒有二。尤其是當他認識了那個夏洛克之後,理科頭腦的麥克又更加篤定這一點,不在這的東西就是在別的地方,沒有什麼可能不可能、沒有什麼好不確定的。這一回神,麥克才發現在他難得氣憤了,雖然才那麼一下下,但他是公認的好先生麥克史丹佛,那個全班上課只有兩個學生出現還不動如山微笑上課的史丹佛教授?


停止用手帕擦額頭,麥克,那是胖子才會有的動作。是啊,你胖太久了、麥克‧史丹佛。說出來沒有人會相信,麥克曾經是個熱愛運動的小夥子,大學時期一抓到空閒便會和約翰去打球或是跑步什麼的,而現在課業與教學壓垮了這一切,醫學院出身的人身材多半處於極端值,神經性的壓力加上不固定飲食與消化不良的極瘦,或是以吃為發洩管道、無時無刻都在吃的極胖,也只有約翰,那個從他們還是剛進學校的小毛頭時,便瞪著一張從軍的宣傳海報說著:麥克,你覺得從軍怎麼樣?

約翰,夥計,我得說那從來不在我的人生版圖裡面。麥克記得自己是這樣回答的,年輕時,麥克還喜歡讀些詩篇,這是題外話,而史丹佛同學的確是為了追女孩而開始讀詩的。這讓麥克想起在學校時,真正受歡迎的是誰,沒錯,是那個約翰‧華生。如果約翰沒去什麼阿富汗,約翰絕對是全班最早步入禮堂的人,也許他當不了麥克叔叔,但他很樂意當約翰的伴郎。直到今日,也許史丹佛這輩子沒辦法在神父旁邊替約翰捧著婚戒,但麥克明白約翰一直是一個懂著去追求的人。



他還記得擁有豐潤唇色的羅絲、神秘眼眸的維爾莉特和適合穿白色洋裝的莉莉絲,無一不曾經向麥克打聽關於約翰‧華生,至於那個幸運的混蛋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受歡迎。

她很好。每每約翰結束一段感情後,他總是這樣告訴麥克。那個女孩很好,祝福她。


而不知多少個肩膀被浸溼的夜晚。女孩子對麥克說著:約翰真的很好,他好完美。但總覺得看不清楚真正的他。謝謝你,麥克。當然,麥克盡力照顧這些哭花的女孩,撿拾起她們破碎的心。安撫女孩子不是他的強項,至少麥克覺得自己已做到他能所給予最好的了。而下次碰面時,女孩們會踩著高跟鞋像是什麼都不曾發生過的,走過麥克的身旁,也許挽著她們的新男伴。在眼神交會的瞬間,麥克會知道,她們過的很好。如你所看到的,麥克是標準的紳士。趁人之危下手,那不是史丹佛家的風格。


麥克跟著站務員觀看那一整牆的相框展示,當然圖像們並不會動,這裡不是魔法世界。牆旁邊有一道長長的手扶梯,站務員示意要麥克跟著他往上爬,站務員不多話,麥克甚至還搞不太清楚他的長相,但站務員的聲音的確熟悉,他的身型也很眼熟,麥克很確定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跟站務員這般身高的人說話過了,不知怎的,麥克身旁比較熟識的朋友體型都和他相去不遠,也許可以解釋成物以類聚,也許人類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站務員停在長長階梯上的某一階,麥克也跟著止步不前。站務員指著他們正上方的一個相框,麥克前一秒才正想著:他很確定他看過這個壁紙,究竟是在哪裡呢?相框內是年輕的麥克與他同伴們的合照,當然麥克不做會把相片收到皮夾裡的那屬於女孩兒的浪漫事,但那的確是麥克史丹佛大學時期最喜歡也是最好的合照了,照片中他跟約翰華生肩併著肩,一起對著鏡頭笑著。那時約翰還沒有抬頭紋,而麥克也沒長出雙下巴。這一刻,麥克才想起他多懷念那段時光,他多懷念約翰這個朋友,這也是為什麼那一年在攝政公園,麥克能夠立刻認出那個拄著拐杖的背影就是約翰華生。他的老友、他認識的人,今天就算是在交通也算是災難的一種的倫敦街頭,或者是人來人往的倫敦王十字車站,麥克還是會遠遠的就看到他,那是約翰,那個每個人都喜歡、連麥克自己也時常惦記著他的約翰華生。而這個當下麥克立刻想起那個男人,他親自介紹給約翰並成為約翰的室友的男人,他跟約翰之間可以說是無比親密,你知道的,就是那種相見恨晚,不管人世怎麼變化,他們還是會碰在一塊的那一種,麥克曾經不只一次的在巴茲的走廊上遇到那一對。麥克曾經思考過關於一對這個詞兒到底適不適合他們,而麥克也發現不管約翰再怎麼強調他們不是一對,用的是一種現在不是也絕對不會的方式提醒身邊每一個人,麥克還是偏好以一對來稱呼這對好友。的確,他們才認識剛滿一年,但他們之間的互動活像是認識了一輩子。

站務員伸手替麥克取下那個相框,而麥克很肯定這個就是他襬在他老家房間裡面的那一個,站務員一句話也沒說的下了樓梯,而正當麥克確定自己知道站務員到底是何方神聖而正想叫出他的名字的這時……



麥克醒了。是生理時鐘。

早上沒課的麥克決定動身去見見他的老友,而他知道的,約翰只會在那麼一個地方,剛好他上班前可以順便過去,就在隔壁棟而已。


你瘦了,史丹佛。你也是啊,約翰。別提我了,我真替你開心,你看起來年輕了許多。(而約翰你看起來也老了不少)他們開始老同學般的閒聊,包括史丹佛大聊上次不知怎的,一個回頭全班又坐滿了人,沒發出半點聲響!不怕你不信約翰。麥克邊拍著他目前唯一還有聯絡的老同學的大腿邊說著,約翰微笑著聽著,邊喝著麥克帶給他的外帶黑咖啡,其實約翰不怎麼喜歡這家咖啡,但麥克每次都忘了這件事。約翰試著去習慣咖啡的味道,就跟他面對所有的事情的一樣。史丹佛不相信約翰所說的:他的生活沒什麼變化、沒什麼改變,史丹佛甚至覺得約翰整個人都不一樣了,或許有一天他再也看不到約翰大笑的樣子,他的確想念他們曾經因為雞毛點大的事兒,一起大笑的日子。或者是麥克曾經在新聞媒體上或是在實驗室裡看到的那個約翰,那個神采奕奕的約翰華生。


你到底瘦了幾磅?史丹佛,告訴我,肯定有不少人想知道你的秘訣

約翰丟了一個問題給麥克。其實我也不知道正確數字是多少,還沒真的去量體重呢!

他們很有默契的沒有去提到那個能夠在瞬間說出你體重變化的男人。


麥克拍拍約翰的肩膀說著;下次再來看看你們。約翰感謝史丹佛帶來的咖啡,還有那些打發時間的醫學期刊,史丹佛在門外向約翰揮揮手後關上房門,麥克想著,他從未後悔介紹那個人給約翰,只是直到現在這個決定是好還是壞,史丹佛教授只能給一個未解決待查核的答案。



「­­夏洛克,今天史丹佛來了。」

评论

© Twist & H/B/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