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 & H/B/R

Heart/Beat/Rate

Heart/Beat/Rate 03

# Heart as Molly Hooper

兔子消失在兔子洞裡,她看過這個故事她想,茉莉思索著自身不習慣的打扮,她甚至把頭髮放了下來,停屍間是不容許任何外來物質汙染大體的,茉莉從她開始工作那年開始梳的辮子頭,十年如一日,茉莉摸著他微彎的髮尾心想:好不真實。但這畢竟是夢,從中學開始就知道自己是理科腦袋,她想,也許自己該順著故事的發展,萬一她從此後就醒不過來,那該怎麼辦?她明天還得上班,甚至還有幾個朋友等著她解剖呢!她義無反顧的跟著跳進那個兔子洞,夏洛克也會這麼做吧?茉莉.胡珀心想。上次去看他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剛好後天有個連續假期,在她返鄉之前,走去隔壁棟是她唯一可以為他們做的事。


茉莉掉進由上往下顛倒的世界、就跟故事書裡面的一模一樣,讓茉莉想到自己的房間,的確,她總是用自己的房間很亂但不髒來搪塞自己,工作時需要的白袍使茉莉從很久以前就不在意自己上班的穿著,她總是一而再的購入相同款式、材質的衣服,她也從來不看衣服的領標,清洗的工作全權交給洗衣機負責,摺好之後再塞進抽屜裡,永遠都是拿最上面的那一件來穿。洗舊了、便丟棄,再度購買一批類似的衣服,除了去年聖誕節的那件小禮服,那是股購物衝動,茉莉從醫療網站中跳出來的購物網頁看到的,剛好是她的尺寸,而且是她一直所嚮往的樣式,茉莉幾乎沒有經過思考的把它扔進了購物車,使用的是現代人的原罪:第三方支付的塑膠貨幣,茉莉想著:七天鑑賞期、試試也無妨。小禮服意外的合身,除了側邊的拉鍊有一點點拉不上之外,離聖誕節還有三個星期,她是該來個減點肥免得被笑話了。茉莉宛如少女般的把那件黑色小禮服掛在她房間最醒目的位置。連續三周的生菜晚餐(她自己稱之為兔食,說實在的連她的貓——托比吃的都比她好),茉莉減了幾磅,小禮服的拉鍊也能順利閉合,她希望夏洛克能看得出來,這是為他所做的努力。所以,她特地做了頭髮,還畫了跟平常不一樣色系的唇膏,夏洛克會注意到的,小小遲到的茉莉在221B的門外祈禱著,她手指頭的創貼布是在包裝夏洛克的禮物時,不小心割傷的。而那個聖誕夜,茉莉可以說是有點收穫,至少她第一次對夏洛克說出她的心事,而夏洛克也第一次的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至於那唇邊的吻,夏洛克如她所想的一樣,是個紳士,那是她一輩子的回憶,這也是茉莉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無怨無悔的暗戀。


茉莉決定稱呼眼前的男人為帽子先生,因為他是在場唯一配戴帽子的人,這也符合童話中會出現的角色,帽子先生對茉莉不理不睬,他似乎對眼前的糖罐產生濃厚的興趣,茉莉發現:除了這桌下午茶長桌之外,其他地方皆被煙霧環繞,看不到十步距離以外,其他什麼都看不到。帽子先生身旁的座位是空的。而長桌上其他的位置皆有人坐,奇怪的事情是:每個人都忙於自己的事情,偶爾倒茶或是扒走盤子裡的點心,茉莉看不清楚他們的臉,茉莉聽不見任何的雜音,世界好安靜,而那是茉莉聽見帽子先生長長的嘆息聲之後才發現到的。這是夢、一個奇怪的非比尋常的夢,但是好真實,茉莉心想。

帽子先生沒動任何一塊點心,他甚至沒沾一口茶。他用他的帽子遮住自己的臉,兩腳抬到餐桌上,就在茉莉的身旁,兩腳椅一晃一晃的凳著。茉莉眼前的那盤蛋糕,味道無比熟悉。那股甜甜的味道很像漢德森太太製作的點心,自從聖誕節見面的那一次,茉莉常常從約翰那邊得到來自房東太太的食物。不管是手製甜餅或是費雪南蛋糕都好吃的叫人難以置信,茉莉不只一次在小卡片裡說著:你該去開店,漢德森太太。我會是妳的忠實顧客。


甜甜的味道讓茉莉想起夏洛克,以及他喝咖啡一定要加兩顆糖的習慣。這也讓茉莉想到約翰,那個溫厚的男人。假日加班的時候,茉莉曾經在茶水間遇見約翰。他總是笑著和茉莉打招呼,拿著一杯黑咖啡與約翰自己要喝的茶。比起咖啡,約翰更喜歡茶,茉莉知道這點。而她也不只一次地問著約翰:兩顆糖嗎?

當然。約翰總是這樣回答。約翰的臉上寫著滿足,即使是在這個本應該放鬆的禮拜六下午,他必須擠在低溫空調的停屍間,查著或許連約翰本人都還不了解的案子,但每當茉莉看見他們兩個在一起時,茉莉心想:是、那就是我所沒有的,而約翰擁有的東西。


茉莉在這個時候總是會問約翰:一切還好嗎?


很好、都好,夏洛克也很好。約翰很溫柔,他總是給了茉莉想要的答案。就算不用直接明說,約翰也知道茉莉在這裡的一切指的是夏洛克。不真的是字面上的這個意思,但有時候就連茉莉自己也妄想著:是的。她的一切、應該是說她所想要的就是這麼多。


隔天,茉莉真的在茶水間遇見約翰。離上一次這樣的簡短談話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茉莉這陣子比較忙,她總是忍不住懷疑自己的人際關係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而她十分驚訝,因為主動打招呼的是約翰,在茉莉還沒反應過來,約翰已經接好他要的茶水。他邊靠著邊桌邊盯著茉莉,看她怎麼清洗咖啡壺,沉默著喝著自己的馬克杯。茉莉問他:還加糖嗎?



「那是夏洛克要的。」



茉莉乾乾的笑了兩聲。她承認她是故意這麼問的。明知道問題的答案,而她卻只是因為想要知道約翰的反應。不管那會不會傷到約翰或者任何得到更長的沉默的可能。茉莉發現約翰已經離開茶水間,他留下他的馬克杯,裡面有著一點茶渣。茉莉思考著這或許是第一次在約翰面前表現出自己的嫉妒吧?


茉莉想起昨晚那個夢的最後:真的不吃一口嗎?茉莉這樣問著帽子先生。而帽子先生只是對著茉莉搖搖手指,他的手套尺寸合宜,茉莉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指節。對於見過無數個案的手指來說,那是一雙非常美麗的手。帽子先生不輕不緩地指了指他正對面的那個空位。有一張預留席的立牌。而位置的左右鄰居擁擠的坐著,像是位置不夠一般地互相推擠著。卻沒有任何人去坐那個預留席。茉莉記得童話裡這個橋段,那是帽子先生搭檔的位置。他是兔子先生,不怎麼顯眼的那一位。卻總是跟帽子先生在一起,喝茶或是討論天馬行空的話題。他們是茶會與所有瘋狂派對的最佳搭檔,也是最不受歡迎人物之一。


茉莉知道了。因為兔子先生不在,所以他不吃東西,任何派對少了另一半就沒有意思了,可不是嗎?

评论

© Twist & H/B/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