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st & H/B/R

Heart/Beat/Rate

Heart/Beat/Rate - the other thing......

# heart beat

約翰無意識的沉思,一邊走著。最近,他常常這個樣子,完全不說話、只是安靜的坐著,或是做他一直很喜歡的散步,但是後者帶給他的樂趣也越來越少。偶而他會做點機械式的手活,反覆又反覆著,像是摺紙或是拼圖,拆掉或是重裝。那是茉莉帶給他的,約翰很感謝她,但是約翰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調來說這些話。他麻木的過著一天又一天。重複又重複著,約翰過著每一天都相同的日子,而這明明是以往的他最痛恨的。


他發現他走在長長的紅色走廊上,周圍是紅色絨布與金屬裝飾的圍欄。約翰低頭走著他觀察自己的每一個腳步,還有地毯陷下去的痕跡。約翰並不害怕,他知道這是一家電影院,很大的電影院。上一次來電影院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這走廊的紅色讓約翰聯想起曾經在那個死亡中國馬戲團入場前,櫃檯旁貼的紅紙。



對、約翰很確定這是一家電影院,約翰盯著自己皮鞋的鞋尖走著。他還要走多久呢?這家電影院有著奇異的熟悉感,也許他來過吧?只是,約翰怎麼樣也想不起來。這時,約翰發現兩旁的牆壁其實是暗色質地的雙面鏡。面對面相映出來的景象是永無止盡的空間感。約翰看向鏡中的自己,他正穿著西裝,西裝本身沒有任何問題,它是黑色、有光澤的,合身且挺拔的。約翰覺得自己看起來高上了許多。約翰摸著胸前那條暗紅色的領帶,心想:出了點紕漏。

也許,這時夏洛克會從鏡子裡面走出來,就如同約翰所想要的那般。

 
約翰.華生沒有西裝,他總是穿著皺皺的襯衫與牛仔褲,偶爾還有毛衣;就算被夏洛克用手指指著恥笑,約翰還是堅持穿著它們。他老是對於室友的西裝收藏嗤之以鼻,那種看起來只能聯想到全身發癢的玩意怎麼能叫做衣服呢?除了那次,啊!只有那麼一次,陪伴漢德森太太參加婚禮的那次,我是說誰能拒絕這位好太太呢?

約翰在請教夏洛克之前,做了很多的心理準備。結果沒有他預期的:早就告訴你了吧?或是哈!我就知道。甚至連一個轉動眼球的眼神都沒有,夏洛克只是安靜地替約翰在有限的預算下挑好整套西裝,甚至還加上鞋子。在這之前,約翰曾經對夏洛克說只有他們福爾摩斯才能擁有到府訂製衣裳的專屬裁縫,坐在家裡就能有衣服穿的那種;這下玩笑開大了。


出門前的那一刻,夏洛克在221B的客廳替約翰整理他的領帶,甚至借了約翰一個做工細緻沒有任何多餘裝飾的領帶夾,從夏洛克答應的那刻開始,約翰不停的在思考:夏洛克到底怎麼了?但是夏洛克專注的眼神像是看不見跟約翰穿著以外的事。最後夏洛克輕輕撫過約翰肩膀上看似不存在的灰塵。送他們上了計程車,而夏洛克還注視他們離去好一陣子。

現在回想起來,熟悉得像是昨天才發生,但是怎麼樣也沒辦法順利的說出口,約翰清清自己的喉嚨,發現自己正站在影廳入口,約翰摸摸口袋,有一張已看不清楚的門票。收票員看都不看的放他入場。就像是一定會發生一樣,約翰獨自一個人坐在影廳正中間、最好的位置,沒有別人。門無聲的闔上,電影開始。



約翰聽見老舊膠卷帶子轉動的聲音,也許是電影為了復古製作出的音效吧?連畫面也特意做的斑駁又斷斷續續地。下一秒,約翰看見他自己。




不到一歲的約翰出現在螢幕上,他像是對攝影鏡頭很好奇的探頭探腦。

「嘿、那是我。」

兩歲的約翰吹熄自己的生日蠟燭。

「那是我的過去。」

不確定幾歲的約翰衝著鏡頭笑,下一秒卻跌倒得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我的電影。」

# heart beat rate

在那之前,夏洛克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時間緩慢到像是永恆的夢。在夢裡,夏洛克不能推理又或者說夢中的自己拒絕推理。他總是穿著制服(他恨制服)還有戴著帽子(他恨帽子)。但是,在夢裡的自己卻不曾脫下它們。夏洛克走了很久很久,但是他感覺不到疲倦。人們的臉蛋是模糊的,他越想細看卻越看不清楚。他很常思考:這裡是哪裡?他上一次做這件事是什麼時候?是跟誰一起?他剛剛做的是什麼事情?這裡是哪裡?你是誰?而我又是誰?


夏洛克不知道,他說。他對每一個人說,沒有人回覆他,沒有。


他想不起任何事情,他討厭什麼事情都不確定,討厭任何他不知道答案的事。就算那些並不重要,他也討厭。夏洛克討厭那時候的所有一切。他的時間線像是頭尾接在一起,反覆、只是不停地反覆。夏洛克雙手插在大衣口袋漫無目的地走著。散步一向不是夏洛克所喜愛的,他的走路速度一向很快,跟他的思考速度一樣。不像他的醫生總是走一步停一步的,看一下那邊又或是這邊,他常說:夏洛克,這是散步的藝術。好好、『散步大師』一切你說的算。

夏洛克走著一步又一步,步道是白色的、天空是雲層密布只有少許光線傾瀉的、他的遠方是沒有盡頭的。夏洛克直直地看著前方,這是他一貫的習慣。當夏洛克想要認真看著別人時,會直視對方的眼睛,這樣的人並不多,而多數人會選擇避開他的眼神。夏洛克不是很能明白,其他人對此感到不好意思的理由何在?雷斯垂德會揉揉鼻子的避開他、漢德森太太總是東忙西忙的一刻也停不下的邊做事情邊與他說話、茉莉也是一個樣子,總是才過一會兒便有事情跑開,你們女人做事情就不能再專注些嗎?除了那個約翰.華生。

夏洛克想起約翰的眼睛,他總是直勾勾的回應著夏洛克,約翰不曾明白其實在他開口之前,夏洛克就知道約翰要說什麼了,不管是稱讚或者是打馬虎眼、怒吼或者是轉移話題。這些都瞞不過夏洛克。約翰的眼睛是藍色的。

评论
热度(3)

© Twist & H/B/R | Powered by LOFTER